再一次向他致敬 乔布斯改变世界的8项专利

苹果前 CEO 史蒂夫·乔布斯迎来了自己的 62 岁冥诞,乔布斯自 1976 年创立苹果以来,他就一直努力撼动全球消费电子市场。为实现这一目标,他其实自己也拥有不少专利发明,而趁着这个特殊的时间,不如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乔布斯影响整个世界的 8 大专利发明,你觉得他几百个专利发明里,哪 8 个会上榜呢?

1、个人计算机。

这是乔布斯第一个获得的专利,这也可以说是他最重要的一个专利——“个人电脑”。该专利提交于 1980 年,而该专利也为我们带来了最早的苹果电脑,当然,该产品现在也在全世界成千上万的收藏家网站上出售着。

2、电脑机箱 。

可以说这个专利拯救了苹果公司,乔布斯回归苹果之后,他马上就当机立断地终止了许多项目的开发,而 1998 年,苹果推出了半透明的 Bondi Blue iMac 。对于一台一体机来说,这台 iMac 虽然还缺乏一些标准的配置,但是在当时,这样的一款产品简直是个令人惊叹的“异类”,iMac 在 139 天内便取得了 800000 台的销售成绩,很显然,乔布斯让苹果以成功者的姿态再次回到了众人的视野中。

3、让用户通过旋转的方式输入的装置。

在用户界面设计上,乔布斯再次带来了革命。苹果让音乐爱好者可以将 1000 首歌曲放到自己的口袋里,而我们要搜索音乐,自然也需要更便利的方式。而且,随着 iPod 的流行,它还让苹果为数字时代创造了一个合法的音乐服务—— iTunes 。

4、触摸屏装置,用于确定命令运用启发式方法和图形用户界面。

在用户界面的下一次迭代中,该专利描述了如何在屏幕上使用多点触控,不过该专利描绘的,基于使用触摸的 UI 非常复杂。不过,这个疯狂的想法也催生了移动应用程序的出现,而且这个专利甚至可以影响以后计算机的未来(如何在电脑上实现触摸控制),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们都懂了,iPhone 的到来,真的改变了世界,改变了我们使用手机的习惯。

5、计算机控制显示装置。

或许 Mac 的用户会更熟悉这个专利,在 iMac 上使用平衡弹簧组件,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奇特的想法。但是,分析师却提到,这可是他最喜欢的 iMac 设计之一,苹果也通过这样的设计告诉我们他们在打造产品的过程中,是多么注重细节和设计。现在不管是 MacBook Pro 上蝴蝶键盘,笔记本铰链,它们都采用了看似简单但是很复杂的部件,有时候,简单是复杂的。

6、具有单一窗口操作模式的计算机界面接口。

该专利描述了 Mac 通过单一的窗口,让你可以集中注意力在目前正在做的任务上,但是同时在后台,它也“放置”了其他任务。

7、媒体播放器。

该专利于 2001 年 10 月 22 日发布,在苹果公布 iPod 之前的一天。这是一个设计专利,苹果在 iPod “this is how it works 系列广告中,很好的告诉了人们 iPod 伟大的功能,而这款产品从此一举成名。其后,乔布斯的许多专利都涉及 iPod 设计及其后续产品。而 iPod 也在 iPhone 问世前为苹果提供了大量的利润。

8、玻璃楼梯。

乔布斯不只是设计电脑,笔记本电脑,iPhone,iPad,iPod 和用户界面(你会发现所有这些和更多在他公布的专利范围),他还设计了这个玻璃楼梯。乔布斯目前所持有的专利中有两项与玻璃楼梯有关。

如果你深入了解乔布斯的专利,你会发现他非常注重“包装”——因为乔布斯坚信,良好的产品设计不仅仅关于设备本身,我们还需要加强设备的整体体验,比如说从你第一次进入商店的时候,你就会关注它,通过各种方法去了解它可以做什么。而乔布斯的核心信念现在被最尖端的全渠道营销专家看作是黄金法典。

这个非常小的专利集合只是苹果和乔布斯改变世界许多方式中一小部分而已,或许现在的乔布斯在天堂上看到这些真正的工具几乎影响着地球上每一个生命,他把强大的计算机带到了无数人的手中,他真的会微笑吧,而乔布斯有时候留给我面对财富,更多还是他的精神。

NASA又发大新闻:人类首次发现7个类地行星,含3个宜居星球

说实在的,每次看见NASA要深夜发“大新闻”,我都……心疼科学家们!感谢@Flyingspace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苟利军老师和黄月老师的科普~

在北京时间2017年2月23日凌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NASA又宣布了一个令人吃惊又兴奋的新发现:

科学家们通过斯皮策红外太空望远镜,在距离地球39光年的地方,首次发现了7个地球大小的行星围绕一颗恒星运行的行星系统,更重要的是,其中3颗恒星位于母恒星TRAPPIST-1的宜居带内。

图1:TRAPPIST-1系统图

这一发现刷新了太阳系外围绕一颗恒星运行的宜居行星数量
在此前发现的30多个宜居系统中,每个系统中都只有一颗宜居行星
这一次,在一个系统当中找到三颗宜居行星,赚到了!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Sarah Seager在发布会上说:“从无到有(指此次在一个恒星周围存在多个类地系统的发现)通常困难重重,但从1到更多会相对更容易。”

此次多个类地行星系统的发现,或许会为地外生命的探寻开辟一个新的方向。

在2015年发现“地球大表哥”开普勒452B和2016年发现“地球孪生哥哥”比邻星b之后(图2),“地球兄弟团队”也在不断扩充之中。

图2:地球分别和开普勒452B(上)、比邻星b(下)大小比较图。

—————-

TRAPPIST-1系统:不跟你们比大小,我宜居行星最多!

—————–
7颗“恋母”行星:距离恒星较近,科学家20天看遍

这是人类首次发现如此多的类地行星在一个恒星周围绕转,甚至比围绕太阳转动的类地行星还要多(太阳系中只有4个岩质的类地行星,分别是水星,金星,地球和火星)。

—————-

TRAPPIST-1系统:不跟你们比大小,我类地行星也最多!

—————-

自从人类在90年代初探测到第一个地外行星以来,截至2017年2月15日,天文学家们已经在2687颗恒星周围发现了5000多颗地外行星。

尽管和地球尺寸大小差不多的行星有可能占到了20%左右,但是根据地球相似指数判断,只有2个(Kepler 438b和KOI-4878.01)和地球相似,所以类地行星是极其稀少的。

确认行星本身的存在和数量比较容易,而确定行星的构成则相对比较困难,需要我们对行星的质量和半径进行测量之后,才有可能做出估计。对于目前探测到的绝大多数地外行星而言,因为质量和半径不易测量,我们很难最终确定行星的构成

在这次新发现的七星系统中,7颗行星距离恒星TRAPPIST-1都非常近,行星运行的轨道平面又非常适于观测,天文学家们才有机会确定这些行星的性质。

这7兄弟距离它们的母星究竟有多近呢?

如果以太阳系做类比的话,这7个地球大小的行星都被压缩在水星的轨道之内

最近的一颗行星TRAPPIST-1b,差不多只有地球到太阳距离的1/100(参见图3),水星到太阳距离的1/30;最远的行星TRAPPIST-1h,也只有水星到太阳距离的1/6。

图3:此系统各个行星参数和太阳系岩质行星参数比较

正是因为距离甚近,七颗行星的公转周期很短——最短的1.5天,最长的也只有20天,于是,天文学家们在利用美国斯皮策红外望远镜对这一系统进行了持续20天的观测之后,就几乎很好地了解了所有这些行星的基本性质。

当然,因为老七最远,观测时长和它的转动周期差不多,所以我们在这20天里对它的了解是最少的。

TRAPPIST-1(中译名为“特拉比斯特-1”)——这个中心恒星的名字听起来十分古怪,其实,它源自一个叫做“TRAnsiting Planets and PlanetesImals Small Telescope–South”(TRAPPIST;行星和星子凌星的小望远镜系统)的望远镜项目

该项目利用位于智利拉息拉天文台(La Silla observatory)一个口径60厘米的小型望远镜,在红外波段对太阳系附近的超冷褐矮星光变曲线进行监测(之所以利用红外波段是因为母星温度比较低,主要辐射在红外波段),试图探测到其周围的行星。

我们如何寻找近40光年之外地球的兄弟呢?

行星探测方式有许多种,常用的有视向速度法、凌日法、微引力透镜法,还有直接成像法等,全都介绍一遍得用上几节课的时间。

对于TRAPPIST项目来说,顾名思义,它所使用是凌星法——当行星从恒星前方经过时,由于行星的遮挡效应,会使恒星星光在一定程度上变暗(其实变化极其微小,最大只有百分之一),我们从而可以推断行星的存在。

此次新闻发布会的主角TRAPPIST-1是该项目所发现的第一个超冷矮星系统(注:超冷矮星,指质量通常只有几十个木星质量的恒星)。

2016年5月的时候,欧洲和美国的科学家们曾联合利用此望远镜和更大口径的甚大望远镜(Very Large Telescopes)对此系统进行观测,发现了三颗行星。

而这一次,他们更进一步,利用口径0.85米的斯皮策太空红外望远镜,不仅对原已发现的行星做出了进一步确认,而且又发现了另外四颗类似行星(图4)。

图4:斯皮策望远镜(上)所观测到的7个行星的光变曲线示意图(下),凹陷的地方是因为行星的遮挡效应。
3颗宜居星球:虽有生命希望,然而危机重重

更重要的是,在新发现的4颗行星中,竟然有3颗行星位于我们一直在努力探索的宜居带中,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金发姑娘区”(Goldilocks Zone)。

按照我们目前对于生命的理解,液态水是生命存在的最基本要求。

所以一颗恒星既不能距离恒星太近,也不能距离恒星太远——太近,行星表面就会太热;太远,行星表面又太冷——都无法产生液态水存在的条件。当然,对于不同大小和温度的恒星而言,宜居带的位置和宽度会又差别。

在太阳系中,金星、地球和火星位于宜居带中。

和业已50亿岁的太阳相比,TRAPPIST-1系统中心的恒星TRAPPIST年龄只有5亿年,尺寸要比太阳小很多,直径只有太阳的1/10,仅比木星稍微大一点点(图5)。

图5:TRAPPIST系统和木星卫星大小比较图

—————-

TRAPPIST-1系统:好吧,这次我们就来比比大小……

—————-

与此同时,它的温度也很低,表面温度大约为2550开尔文,所对应的亮度只有太阳的1/2000。由此我们不难想见,它的宜居带也比太阳系里的宜居带更加靠近中心恒星。

在这七兄弟当中,1e、1f 和1g三颗行星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存在液态水的(图6)。尽管中心恒星的亮度相比太阳而言十分微弱,但因为它们距离恒星很近,所以接收到的中心辐射也不算弱——1e接收到的光和地球所接收的太阳光差不多,1f上的光和火星上的相似

图6:绿色区域代表宜居带

图7:1f上的想象图
地球究竟是不是宇宙中孤独的生命载体?

这是天文学家们一直以来在努力解答的问题,也是人类寻找宜居星球的初衷。尽管单从距离的角度判断,这几个行星都比较适合于生命的发展,但是生命是否真正存在,还取决于很多其他因素。

至少对于1e、1f和1g三颗宜居行星而言,生命存在并不乐观。

这主要因为它们距离中心恒星比较近,很有可能已经被潮汐锁定——就像月球总是把自己的正面对着地球一样——这些行星有可能总是以固定某一面对着中心恒星,这对于生命的发展是很不友好的。

但宇宙又往往给我们以惊喜,生命也时常存在于我们意想不到的环境之中。生命的活动通常会在行星的大气中留下一些特征,所以关于这些行星中究竟有无生命存在,还需要我们对它们的大气展开进一步观测分析。

明年即将发射的韦伯红外望远镜,凭借着其巨大的口径和强大的观测能力,或许会告诉人类这些行星上有无生命的答案。让我们在为努力探索的科学家们欢呼加油的同时,一同期盼宇宙深处生命信号的到来。
出品:科普中国

制作:黑洞来客团队 苟利军 黄月

监制: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

“科普中国”是中国科协携同社会各方利用信息化手段开展科学传播的科学权威品牌。

本文由科普中国融合创作出品。知乎中国科普博览

计算机取代人类工作,人类该如何应对

现在是时候面对现实了:由于数量空前的技术进步和高度互联的信息网络,全球就业市场正发生快速变化,而全球范围内的雇员都难于在其中竞争。

过去数十年的 技术变革速度 是有史以来最快的,我们生活在一段 指数式增长 的时期。这些技术从长期来看是有益的,但它们常常造成短期内的就业岗位流失,从而导致员工焦虑以及临时失业的问题。

例如,我们可以想一想世界上最普遍的就业类型:驾驶机动车辆的司机。本周,在匹兹堡完成为期 3 个月的测试之后,Uber 开始在旧金山的街道上部署自动驾驶的 UberX 汽车。

虽然这在目前是一次小规模的部署(而且 Uber 仍然需要司机坐在驾驶座待命),但这股潮流将大幅减少司机岗位的数量。试想一下,等到我们能够大规模地部署自动驾驶汽车,会 有多少工作岗位可能消失不见 。我们将不再需要很多人类司机,那么这些雇员身上将会发生什么呢?

把这些跟人工智能的进步综合在一起来看,一些专家认为,世界上 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工作将面临被自动化技术取代的风险 。今天需要思考接下来做什么的是 Uber 司机,明天可能就是我们当中接近半数的人。

重点在于,我们并非出现了失业问题,而是遭遇了工作不匹配的挑战。这样的错配曾在历史上发生过多次,尤其是在经济出现意想不到快速变化的时期。

2566411289_05e430c59a_b

科伊特塔壁画。(图片来源:Flickr/Gary Stevens)

那么,我们可以对此做些什么,以及该怎么做?

我们可以对取代人类工作的那些技术加以利用,并更积极地把它们应用于专门帮助培训员工的教育。这件事可以持续进行,贯穿一个人职业生涯的始终,而且我们现在就可以大规模地开展,并以合理的成本完成。

简而言之,像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和消费类应用这样的技术,它们都是可资利用的,而我们对教育的关注和紧迫感却是缺失的。教育应该成为一项强制性的公司福利,就像如今的医疗保障一样。公司现在必须重新思考对待雇员的方式,而雇员也需要重新思考看待自己职业生涯的方式。

公司和员工都必须对持续的终身技能培训进行大笔投资。我们需要培养出新型雇员,他们拥有一种自我赋权的进取态度,而不是死守一种特定的技能或业务。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培养出灵活及具有可塑性的终身学习者,而不是“顽固不化”的手艺人。

缺少培训的雇员

一个严峻的现实是,绝大多数受雇者都觉得,公司并未尽力提供他们成长和进步所需的技能。 根据 Norwest Venture Partners 最近所做的 一项调查 ,只有区区 11%的美国雇员认为,公司向他们提供了自己进步所需的技能。

这是重大机会的缺失,因为学习新技能和成长进步的机会是一份工作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这 对千禧世代来说尤其如此 ,这一代人把工作视为晋身之阶。正如一项 LinkedIn 调查所揭示的那样,这种态度的结果是, 千禧世代换工作的速度 要比上一代人快两倍。

对那些在职业生涯中已经走得很远的雇员来说,缺乏学习新技能的机会可能导致职场锁定,即雇员年复一年从事相同的工作,无法学到能够帮助他们(和公司)以新方式成长的新技能。在一个技术快速让很多工作成为过去式的世界中,这种“锁定”是非常危险的。对那些处于职业生涯中期、刚刚组建家庭且开支巨大的雇员来说,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有可能被计算机淘汰,这种前景是非常可怕的。难怪欧洲的 一项调查 发现,那种被一份工作“锁定”的感觉会让人感到忧愁和焦虑。

忽视对员工的教育也会让公司自己付出代价。如果一家公司的人员流动太过频繁,那可能造成资源和士气的损耗。一项 2012 年的研究发现,替换一名员工会让公司付出 相当于员工 20%年薪的成本。因此,一家公司的人员流动率越高,他们花在替换员工上的资金就越多。初创公司对这个问题体会尤深:在承受巨大增长压力的情况下,科技初创公司往往不会优先考虑员工的成长和培训。其结果是,高素质的人才常常离职,以寻找能够让自身技能实现多样化的更好机会。

5526726905_66ccfbaf3b_b

替代方案:继续教育

我们还有一种替代方案。公司可以把教育作为对员工承诺的一部分,增加教育福利,并通过在线课程和其他教育技术将其整合到员工合同。

事实上,根据我们的调查,74%的雇员认为,他们是在工作场所学到日常技能的。根据在线课程平台 Udemy 提供的数据,80%的千禧世代 表示,他们将更有可能从事那些能够向自己提供学习机会的工作。Udemy 还称,雇主可以为每名员工量身定制受教育机会(“学习路径”),以此减少员工的枯燥感。

向员工提供个性化的学习路径听起来可能像是财大气粗的硅谷巨头才有的特殊福利,就好像寿司吧和冥想室。但事实并非如此,教育技术让多种多样的组织机构能够以多种不同的方式实现这种个性化方案。如果教育技术是全球性的和可负担的,那么全美范围内的员工为什么不应该从教育和培训中受益呢?

此外,在线课堂也可以变得更加具有互动性和吸引力:学生可以担纲老师的角色,在一个围绕双向互动和即时反馈设计的环境中教学相长。这种 P2P 场景同样适用于工作场所,办公室那头的同事可能正是教会你更多知识的专家。而且,有了在线教育之后,员工不再需要浪费时间到异地接受培训。他们可以通过在线课件或者混合线上线下的“翻转课堂”模式,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来进行学习。

最后,来自大规模教育平台(比如 Udemy、Coursera 和 Lynda)的大数据集正在引起教育实现方式的世代迁移。我们收集的关于如何学习的数据越多,那么教学就能变得更加高效。在教育技术公司的开拓下,教育技术正在出现快速的、由数据驱动的进步,而公司和员工都可以从中受益。

总之,教育技术正在改变学习发生的方式,使它更加兼容当今员工和公司的需求。更重要的是,教育技术可以让人们接受的教育真正跟上经济和工作场所需要的快节奏。

不过,不要坐等雇主来培训你。为了应对未来和避免被软件吞噬,你绝对需要开始考虑把教育当成自己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甚至在大学毕业之后也是一样。 终身学习是迈向更光明和更有“钱途”未来的唯一途径。

新航行算法将大幅推进谷歌Project Loon项目可行性

Project Loon是Google母公司Alphabet
X实验室的计划之一,通过多个热气球为指定地区的人提供快速及稳定的Wi-Fi网接网络,现在该开发组透露,其借助机器学习技术开发的新运动算法将大幅帮助其推进项目可行性。
新的算法可以让
Loon气球能够在需要联网的特定地区上空循环漂流,而不必随气流飘散到全球其它地方,大幅减少所需的气球消耗。

http://static.cnbetacdn.com/article/2017/0217/7922bb8305446b4.jpg

X实验室的主管Astro Telle今日在总部新闻发布活动上称,“我们对新技术之所以如此兴奋,是因为我们现在只需用10,20或30个气球在某个指定区域连续地提供Wi-Fi服务,而不是200,300或者400个全球。”得益于人工智能算法的开发,Loon气球现在能够借助气流调整其飞行方向,多次返回需要联网服务的指定地区。

X部门的项目工程师Sal Candito如此解释这项技术能够让Project Loon变得切实可行,并大幅缩短其正式投入服务的日期。

“我们事实上已经取得了足够的进展,我们认为推出这项服务的时间能够大幅提前。这项服务能够向真正需要互联网服务的人们提供可行的连接。”

视频具体演示了新的飞行算法

 

你用过Google Play吗 它与App Store有何差异呢?

在应用程序市场,如果不考虑中国大陆的话,最大的应用程序商店当属苹果的 App Store 和谷歌的 Google Play,每一个商店都提供了大量的应用程序下载和安装。不过,国内接触到的只有 App Store,由于不可抗力 Google Play 仍在寻求合作伙伴,希望可以走进国内。

苹果这一商店从 2008 伴随 iPhone 3G 的发布而来,首次发布仅有 500 个应用程序,不过随后 5 年时间内突破了 100 万的数量大关。上一季度,苹果公布的 App Store 营收同比增长高达 60%,应用程序数量超过 220 万。

对比之下,谷歌的应用程序商店也是 2008 年亮相,当时称之为 Android Market。 改名之后的 Google Play,在 2017 年 1 月份的应用程序数量已经增长到了 270 万,很明显其增长速度比 App Store 更快,并且 2016 年的下载量突破已 640 亿次,而苹果仅为 250 亿。

那么,既然 Google Play 有入华的意向,那么在能够真正进入国内之前,它与 App Store 相比差异在哪呢?下面我们来简单探讨一下。

 免费和付费应用

尽管应用程序数量最多的是 Google Play,但 App Store 才是开发人员最看重的商店,主要是上架到 App Store 的应用程序能够更好的转换为金钱。2016 年第四季度 App Store 高达 54 亿美元的营收就是最好的证明,而同一时期 Google Play 的营收仅为 33 亿美元。在两个应用程序商店的开发者分成都是 70% 的情况下,应用程序数量比 Google Play 更少的 App Store,能够产生的收入自然更多。

很多第三方的报告已经表明,iOS 用户不介意为应用程序付费,哪怕是再多付一些内购的费用。而 Google Play 商店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在同一类别中相互竞争的应用程序非常多,为此开发人员往往免费提供应用程序,以便能吸引到更多的用户使用。

免费应用程序对用而言是好事,对开发者则不然。为了能够通过应用程序获利,很多时候开发者不得不内嵌广告,但此举又不得不面对一些相较纯净的应用程序的竞争。App Store 的规模确实没有 Google Play 那么大,不过竞争环境相对而言更好。用户并不介意每个月为应用花几块或十几块钱 ,而在 Google Play 商店中,用户更多会寻找同类免费的替代品。

 即搜即得应用和 Beta 测试版

当然了,Google Play 不是没有优势,这两个就是优势之二。其实在安装应用方面,Google Play 已便捷不少,只要你有 Google Play 账户,就可以通过商店轻松将应用程序同时推送到设备上安装,并且手机和平板电脑端同时安装。而如果你要在 iPhone 和 iPad 上安装相同的应用程序,只能手动分别在两款设备安装,这是比较明显的差异。

所谓即搜即得应用,是谷歌为 Google Play 开发者打造的 Instant Apps 功能,此类是分享和发现方式的进化,无需下载安装就能够立即运行,只要通过搜索、社交网络、消息传递链接碰到这类应用,点一下就能够直接体验应用了,而且此类应用仍保持简洁美观的界面,优异的性能和强大的功能。目前苹果 iOS 用不还不具备此功能,仍需跳转到 App Store 安装完整版本。

另外,Google Play 也为允许开发者为用户提供 Beta 测试版的应用程序,便于追新的用户率先体验到新的功能,或者进行测试反馈。考虑到测试版大多数情况下仍不稳定,用户也可以选择放弃使用 Beta 测试应用。同样,这个功能 iOS 平台暂时还未提供,普通用户只能通过联系企业获取证书的形式安装测试。

  应用种类

世界范围内有大量采用 Android 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配置上差异很大,尺寸不同,CPU 不同,运行内存也不同。Android 开发者的应用程序只能考虑尽可能兼容更多的设备。在 iOS 平台上则相反,大量应用程序都能很好的在 iPhone 和 iPad 上运行,只是部分 iPhone 专属或 iPad 专属而已,仅有小部分没有适配好 iPad 。

就应用类别来说,Google Play 和 App Store 分类都不少,教育、生活、娱乐和个性化类别是 Google Play 商店较为流行的分类,找到满足需求的应用不难。几乎相同的情况也出现在 App Store,不过苹果推荐应用程序的更倾向于游戏,毕竟通过游戏带来的收入占比相当大。任天堂看重的正是这一点,《超级马里奥跑酷》去年 9 月份就登陆 iOS 了, 至今暂时还未有 Android 版本。

说实话,为了最大限度的扩大应用程序的影响力,不少开发者同时推出了 iOS 和 Android 版本的应用,若从功能性来说 Google Play 应用程序略多一些,因为很多 Android 应用可以利用到系统更深权限的功能,甚至是 Root 之后的功能。

  评价和退款

搜索应用程序在 Google Play 上效率更高,谷歌本身就是做搜索的,在高效搜索算法上有过人之处。谷歌还将 Google+ 社交功能集成入内,所以在你看应用程序评价时,来自 Google + 好友的评论会出现在顶部,很多时候来自朋友的推荐和体验感受,比所有陌生人的评价更易于了解应用。

苹果的 App Store 比较有意的将 4 星或更高评级的应用程序推到搜索结果前面,使用户更容易发现更好的应用程序,但在通过关键字查找应用方面确实略逊于 Google Play。另外,App Store 只允许开发者在一年内弹框要求用户评级三次,而 Google Play 下载的应用通常不断要求用户评级。

在退款方面,Google Play 允许用户在购买应用程序之后的 2 小时之内退款,此退款政策不如 App Store 那么有吸引力,iOS 设备用户通过报告问题即可选择退款, 大多数 90 天内购买的应用程序都能通过适当的理由退款,只有部分需联系开发商。

 安全

普遍的评论认为,App Store 更加安全,因为苹果通常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逐个排查应用程序,但这只是应用上架前必走的步骤之一,苹果审查一个应用程序再到提供评级,整个过程可能需要一个多星期,基本上所有应用程序都要遵循相同的准则。

看过一份来自 App Brain 的数据显示,Google Play 商店上个月低质量的应用高达 33.7 万个,但 iOS 却没有提供这样的数字。虽然低质量不代表应用程序一定包含恶意软件,但对应用体验而言却是灾难性的。说实话,为了加快应用程序上架的速度,只要符合 Android 开发指导方针,应用很快就能通过审查上架,所以之前已经有过恶意应用的情况,而且谷歌往往只移除已经被报告多次的应用。

不过,苹果审查的时间久,也不一定代表应用程序足够安全,之前因为 XcodeGhost 恶意软件的事件就是最好的例子。当时超过 4000 个应用遭到感染,特别是在中国区,因为国人通常为了节省时间,直接下载来自第三方网站的软件,没有意识到实际这一开发工具并不安全。

  小结

说到最后,用 Google Play 还是 App Store 当然还是根据自己的设备决定,每一个商店都有各自的优点和缺点。在安装便利性、应用种类和试用体验等方面,Google Play 更具优势一些,而 App Store 具有更高质量和更安全的应用程序,特别是游戏。另外,有一点 App Store 无法比拟 Play 商店的情况是,Android 应用更加便宜,而且有诸多可替代品。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是谁?

来源:知乎-覃超

我来好好回答这个问题。Elon Musk一直是我的偶像,主要原因是他的项目多样化以及每个项目都在改变着我们人类生活的世界。当然,Elon长得也很帅!(插播一句:Elon 读音为 伊郎,不是 埃隆 )

言归正传,他创业的公司包括:Zip2, X.com, Paypal, SpaceX, Tesla, SolarCity, Hyperloop。对于一般人来说,如果能创立上面的任何一家公司,肯定都是无比自豪的事情,而Elon参与并主导了以上所列公司的创立。Elon Musk 涉及的领域包括:

  • 汽车
  • 太空技术
  • 太阳能
  • 电池等储能技术
  • 卫星
  • 快速轨道交通
  • 外星球殖民 etc (°ο°)

我反正是惊呆了。于是我接下来将先介绍他的身世,创立公司的来龙去脉,最后则是介绍我最为着迷的一个问题:“为什么Elon Musk这么猛?是如何做到跨学科快速学习的?他的学习方法和思维模式是什么?”

Elon Musk 的前世今生

Elon的自传有很多,还有两本书专门阐述细节,所以我这里讲一个精简版

首先,Elon Musk 全家都很猛。他的外祖父和母亲做过很多让人难以做到的事情,也特别富有冒险精神,所以这使得 Elon Musk 在童年就受到各种熏陶。

1971年,Elon Musk 出生在南非;父母都是白人,母亲是加拿大国籍,从小受到典型的西方教育,并不是像大家想的“出生在非洲”。

1981年,他接触到计算机(10岁):Commodore VIC-20 ,开始自学编程。12岁的时候,自己做的游戏 Blastar 被一个杂志社以 500刀 购买。

1989年,Elon 移居加拿大,在 Queen’s University in Kingston, Ontario 攻读本科学位。

1992年,转学到美国的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enn) ,中文名叫 宾夕法尼亚大学;此学校在美国东岸的 Philly 市(费城),与 Brown 布朗, Columbia 哥伦比亚, Cornell 康奈尔, Dartmouth 达特茅斯, Harvard 哈佛, Princeton 普林斯顿, Yale 耶鲁 并称 Ivy League(常春藤“萌”校)。美国大学里的学院都有一个具体的名字(基本上是以捐钱最多的人命名),比如 CMU 的商学院叫 Tepper business school,MIT 的商学院叫 Sloan 斯隆商学院,而 宾大 的商学院叫 Wharton, 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沃顿商学院。

1995年,Elon拿到 物理学 和 经济学 的本科双学位,并来到 Stanford 攻读应用物理的 PhD 博士。但是仅仅过了两天,他便着迷于硅谷的互联网和创业文化,于是申请退学正式工作和创业。

1995年,Elon Musk 想去当时最牛逼的互联网公司 Netscape(有 Marc Andreeseen 创立)求职,但是悲剧了。于是和自己的兄弟 Kimbal 创立了 Zip2。Zip2做的东西比较像大众点评。

1999年,Zip2被 Compaq 康柏 以 三亿美元 收购,Elon 个人入账 2000万刀。Elon 接着杀入在线支付领域,创立公司 X.com。后来发现另外一家公司和他们的业务非常类似,尝试合并。这家公司叫 Confinity,由 Peter Thiel 和 Max Levchin 创立。注意:这里的 Peter Theil 就是大名鼎鼎的 《Zero to One》 的作者。合并后公司取名 Paypal,同时 Paypal Mafia 牛人帮开始初具雏形。Elon Musk 是 Paypal 最大股东兼CEO。但是牛人和牛人们的合作很多时候是不顺利的,2000年底,在Elon外出休假度蜜月之时,“反动派”们在公司内推选 Peter Thiel 当CEO,替换掉了Elon。Elon 很反感他们的做法,但是选择以大局为主,选择慢慢淡出公司的管理事物。

2002年,Ebay以15亿刀收购了Paypal,Elon依然是Paypal最大股东,选择套现卷款 1.8亿美元(税后)走人。此时Elon年仅31岁,绝对是早年成名30一朵花高帅富。他开始疯狂钻研火箭技术,因为从小他就着迷外太空探索,现在是一个绝好的timing来真正开始这一切了。
2002年下半年,Elon物色到很不错的火箭专家;他们自身也厌倦于NASA这种政府机构的缓慢节奏和官僚制度,一拍即合一同出来创业:SpaceX诞生。 SpaceX先是着眼于廉价的火箭发射技术,让发射火箭也可回收重复使用。最终目标是殖民火星(牛逼!现实版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2004年,Space X正在技术攻坚之时,Elon个人投资开办 Tesla,做电动汽车。Elon不理会什么叫“创业者要专注”,也用实际行动反驳了这一点。Elon坚信电动汽车是汽车业的未来,而自己是这个格局转变的推进人。Tesla的策略分为三步走:
a)超高性能酷炫但是受众小的电动跑车 Tesla Roadster
b)高性能的中等汽车 Tesla Model S 和 SUV Model X
c)大众化的经济型电动汽车 Tesla Model 3
2006年,他的亲戚创立 SolarCity,用太阳能来解决美国普通家庭的能源问题。Musk给了兄弟的公司最初的投资,成为SolarCity最大的股东。

2008年,SpaceX终于造出火箭,试射了三次,可惜在到达轨道前皆爆炸。相当于放了三枚高级冲天炮+二踢脚!SpaceX的资金只够支持最后试射两次。同期的 Tesla 也是一坨屎,Roadster迟迟没有发布,一些blogger戏称Tesle将是2007科技公司中的最大失败。同年, Elon 八年的婚姻宣布失败。2008年对于Elon Musk是最为黑暗的一年,同期经济危机席卷整个美国。Elon Musk 称其在最为痛苦的时刻,“睡着觉也在哭”:因为醒来的时候,发现整个枕头是湿的。这里借用他在 Ask me anything 里的一句话:“if you’re going through the hell, keep going.”(来自丘吉尔)
2008年下半年,一切开始好转。SpaceX的第四次发射成功,火箭完美地把东西送入轨道。NASA说:“Fuck it,let’s give this guy a try!”,遂与 SpaceX 签订了12亿美元的合同。之后 SpaceX 的20余次发射皆成功(除了今年上个月的发射爆炸),且具备能力将飞行器发布到指定轨道并在使用完后将其返回。SpaceX 成为继 美俄中 之后的第四个可以发射和回收航天飞行器的组织。稍微不同的地方是,前面三者是国家,而 SpaceX 只是个公司。由此可见,Elon Musk 帅到掉渣,SpaceX 帅可敌国。

2012年:Tesla Model S 取得了最大成功,Tesla的股票飙升。同期,SolarCity上市,市值一度成为 60亿 美元的公司。

2015年3月:Hyperloop 开始测试轨道。一个全新的公共交通方式开始成为现实;而政府一直讨论的 “旧金山-洛杉矶”高铁,在争论了10年后不了了之。

2015年7月,Tesla宣布开发一款新的Roadster;Tesla Model X的发布也临近。SolarCity发布新产品 PowerWall。Elon Musk 的身价升至129亿美元。

接下来是我更加关心的问题,为什么 Elon Musk 这么猛? 他如何跨学科学习的?他的思维模式是怎样的?

1. 他极度勤奋且酷爱学习
在看他的自传里,很多时候描述就是:他每天都在思考和阅读,经常几个小时就可以读完一本书,然后挑里面的关键内容再花一天时间精读;

2. 他创业的方向一直是他从小热爱的东西
这很重要但是容易被大家忽视。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而做感兴趣的事情才是可以坚持一生的事情。不管是火箭,外太空旅行还是可再生能源,这些都是 Elon Musk 在孩提时期就很着迷的事情,另外更加重要的是,它们对整个人类发展有重大的意义。可能我们没有这么好的机遇或者本钱去做改变人类命运的事情,但是我们应该学会去追求自己儿时一直喜欢的兴趣,并想方设法将兴趣和自己的工作相结合,亦或是出来做自己喜欢的创业项目。

3. 他的学习方法和思维模式
在TED的采访中,他坦言自己最赞同的思维模式是 “First principle thinking”。 “First principle thinking” 的详细解释和如何运用我会在另外的问题专门回答。简单说来,First principle thinking 就是从事物最基本的公理为出发点来进行推导的思维方式。其对立的方法是 Analogy(类推法),简单说来就是别人或者其他事物如何如何,所以我也要如何如何。
举例说明:“现在我有1万刀的现金想投资股票,我应该买什么股票?”
Analogy :“别人家之前买了这几支股票,赚了不少,或者我旁边有个股票大神也买了这几个股票,赚了,所以我也准备买这几个股票。”
First principle thinking:“首先去弄明白股票的原理,看清股票涨跌的本质,然后分析公司的背后价值,接着根据自己的需求,看自己是想长久投价值,然后在A股市场利用趋势捞一波。当然也有可能,在分析过程中发现股票市场的风险大小超过了自己的承受范围,从而放弃投资股票。转而杀入债市或者定期投资等。”

从上面可以看出几点:First principle thinking 对一个人的学习能力要求很高,同时分析问题的过程冗长;类推法则很方便,直接O(1)出解,只是并不知其所以然,并且缺乏对本质问题的理解。这两种思维模式的选取是一个辩证的问题:在大部分的问题上可以采用 Analogy,节约时间。但是对于重要的可能决定自己命运轨迹的问题,则采用 first principle thinking(比如创业 方向?模式?,长期投资等)。

— END —

 

有什么廉价但是技术含量很高的东西?

 

微电子芯片

1.据说一些文科女生,提到芯片,想象出来的图景可能是这样的

恩,他们连芯片和电路板都没分清,说这东西好复杂。这复杂的是外部走线好吗?姑娘,黑色那块才是芯片

2. 而理工男提到芯片,想象出来的图景可能是这样的

他们大概了解CPU内部有复杂的线路,但也还是不知道这些原件到底是怎么样的

3. 而只有懂得微电子制造,天天用SEM扫描芯片的资深理工男,提到芯片,想到的是这样的图(网上随便借用的图)


这才是芯片内部真正的样子

—————–

新闻:Intel 10nm Coffee Lake平台 2017年开始登场

什么是10nm?就是十个原子的距离。在一个厘米见方的地方,集成以nm为单位的数亿个晶体管,可以完成你能想到的几乎所有复杂运算。这一刻,从古至今的数学家 毕达哥拉斯、黎曼、欧拉、笛卡尔、高斯 等灵魂附体,从古至今的化学家 拉瓦锡、门捷列夫、卡文迪许 等灵魂附体,从古至今的物理学家 牛顿、爱因斯坦、狄拉克、普朗克、薛定谔等灵魂附体,当然,冯诺依曼和图灵等早就灵魂附体了。人类从古至今,千万代的更迭,付出了无数生命的代价,数以亿计的人思考了无数的时间,最终,所有智慧就结晶在这货上面了

然后。。。

居然只卖几百块人民币,你们还嫌贵

而街上小姑娘随便背的Prada包要两万一个

新贵:Uber 崛起前后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布拉德·斯通(Brad Stone)的新书 《新贵》(The Upstarts)为我们讲述了共享经济令人意外的崛起——和潜在的衰落。通过考察 Uber 和 Airbnb,斯通栩栩如生地再现了他们的源起故事,即一小群幸运儿是如何在正确的时间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本文是对书中内容的摘录,其中详细介绍了 Uber 的崛起。


回到 2013 年的夏天,就在硅谷投资者从乐观转向彻底的狂热之时,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正准备进行 Uber 的第四轮融资。Uber 的员工说,卡兰尼克亲自敲定了这一轮融资的各项条款。他跟 6 家大型投资公司开启了会谈,并把整个过程搞成了拍卖的样子。他寻求的不仅仅是投资公司以最高估值提供最多的资金,而且还希望投资公司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合作伙伴,能够为 Uber 即将开始的全球扩张提供助力。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旗下的投资基金 Digital Sky Technologies 参与了竞标,同样加入的还有风险投资公司 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但最终,卡兰尼克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世界上最具统治力的科技公司:Google。

卡兰尼克开始跟 Google 的投资部门 Google Capital 进行谈判,但之后又转向了该公司拥有更久历史的风投部门 Google Ventures 及其合伙人之一大卫·克兰(David Krane)。克兰是 Google 早期的公关经理,后来转职做投资。他这个人有一个嗜好,就是喜欢穿五颜六色的设计师品牌运动鞋。克兰拉拢卡兰尼克的办法是,许愿让 Google6 万名员工发挥聪明才智以及利用工作中 20%的自由时间,为 Uber 的事业提供帮助。卡兰尼克对这个结盟 Google 的主意产生了兴趣,但他希望得到 Google 高层的保证,他要求跟 Google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举行会面。

于是,在 2013 年 8 月的一个晚上,卡兰尼克下榻到东帕洛奥图一家四季酒店的套房(费用由 Google 支付)。次日醒来之后,他于上午十点会见了硅谷最有权势的人。克兰为卡兰尼克的行程做了精心安排,并成功让后者受到震撼。当这位 Uber 首席执行官走到大厅时,一辆来自 Google X 实验室的自动驾驶原型车停在了酒店门口,准备把卡兰尼克载到山景城。坐在汽车前排的是一位 Google 工程师,他负责解答乘客的所有问题。这是卡兰尼克第一次在现实道路上乘坐自动驾驶汽车。

在 Google 的办公园区,卡兰尼克见到了佩奇、谷歌资深律师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以及比尔·马里斯(Bill Maris,他当时是克兰在 Google Ventures 的上司)。佩奇向卡兰尼克保证,两家公司可以合作开发 Google Maps——这款地图服务被 Uber 用来在自家应用中进行导航——但佩奇没有说太多话,也没有停留很长时间。那天会面更重要的遗产是,卡兰尼克生出一种想法: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有可能彻底改变 Uber 的业务。

“在你们的(无人)车变成现实的那一刻,我可以把前排的司机请出去。”卡兰尼克在会面结束后兴奋地告诉克兰,“我把那称为利润增长。”在卡兰尼克的计算中,付给司机的费用是收入抵消(contra revenue,即流失的营收)。他推测,未来将不可避免地由自动驾驶汽车主宰,而那将是对 Uber 业务的巨大利好。

克兰随后又跟卡兰尼克以及 Uber 首席财务官、高盛前高管高塔姆·古普塔(Gautam Gupta)进行了长达 4 小时的会谈。会谈结束后,克兰觉得他已经为 Google Ventures 敲定了独家投资 Uber 的交易。不过,事情并没有尘埃落定。那天晚上,卡兰尼克在打给克兰的电话里说,他还希望为这轮融资引入第二家投资者:TPG Capital。这是一家位于旧金山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曾经主持过针对大陆航空、J. Crew 以及汉堡王的杠杆收购。卡兰尼克希望获得 TPG 传奇创始合伙人大卫·邦德曼(David Bonderman)的经验和人脉,后者当时还是通用汽车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卡兰尼克认为,邦德曼可以帮助解决 Uber 在全球市场遇到的监管问题。

最后,Google 向 Uber 投资了 2.58 亿美元,大卫·德拉蒙德加入了 Uber 的董事会,而克兰则扮演起董事会观察员的角色。TPG 投资了 8800 万美元,该公司获得的股份直接来自 Uber 创始人加勒特·坎普(Garrett Camp)。据一位熟悉交易内情的消息人士称,TPG 还争取到了这样的条款:如果 Uber 的估值跌到 27.5 亿美元以下,他们将能够获得额外的 Uber 股份。这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显然对投资一家初创公司感到紧张不安,于是做了两手准备;TPG 还获得了一项期权,可以在 6 个月内以相同价格另外再购买价值 8800 万美元的股份。大卫·邦德曼成为了 Uber 的董事长,而他负责协调这次投资的同事大卫·特鲁希略(David Trujillo)则担任起董事会观察员一职。(此外,基准资本还额外投资了 1500 万美元,而说唱歌手兼企业家 Jay Z 同意投资 200 万美元——之后他向 Uber 汇出 500 万美元,希望多占一些股份。虽然 Jay Z 的临时起意给卡兰尼克留下深刻印象,但他还是退回了多出的 300 万美元。)

现在,Uber 的资金变得非常充裕。在该轮融资结束后,卡兰尼克跟邦德曼、TPG 联合创始人詹姆斯·库尔特(James Coulter)、特鲁希略以及投资者谢尔文·皮谢瓦(Shervin Pishevar)和他合伙人斯科特·斯坦福(Scott Stanford)一同登上了 TPG 的湾流喷气飞机,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访问亚洲,并对 Uber 在该地区市场的扩张机遇进行评估。

世界似乎向 Uber 敞开了大门。然而,在 2013 年的那个秋天,卡兰尼克及其投资者对未来做出的几乎每一个假设,到最后都证实至少有部分是不正确的。Google 并不情愿把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研究成果分享给另一家公司,而且 Google 很快看上去就更像 Uber 的死敌,而不是盟友。不到一年时间,大卫·邦德曼离开了通用汽车董事会,而该公司在 2016 年对 Uber 的竞争对手 Lyft 做出了大笔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据多位熟悉内幕的消息人士称,当 TPG 以相同估值购买 8800 万美元 Uber 股份的期权到期时,这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动摇了,一直等到最后关头才试图行权。跟典型的公司创始人一样,卡兰尼克不希望出售 Uber 股份以及稀释现有投资者的股权,他拒绝了 TPG。计算一下 Uber 估值从该轮融资到 2016 年年底这段时间的大幅上涨,TPG 因为自己缺乏信心而损失了数亿美元的未实现收益。

不过,这里面最大的失误可能是卡兰尼克自己犯下的。

跟他之前预期的相比,亚洲市场被证明更具挑战性,而且成本也更高。卡兰尼克还严重误读了硅谷融资大气候的变化:在 Google 和 TPG 参与的那轮融资完成之后,他曾兴高采烈的对 Uber 新任业务开发主管埃米尔·迈克尔(Emil Michael)说,“埃米尔,我们永远不用再进行融资了。”

听到卡兰尼克认为 Uber 不再需要融资,迈克尔深感失望——他认为,融资是自己的才能之一。迈克尔出生于埃及开罗,他在还是幼儿的时候就跟随家人移民到了美国。在纽约州新罗谢尔念完高中之后,迈克尔在哈佛大学念了本科,之后又在斯坦福大学拿到了法学学位。他曾在高盛集团短暂任职,之后于 1999 年投身硅谷,当时正值互联网泡沫的高峰期。

在科技行业浸淫十年之后,迈克尔赢得了高效、忠诚和乐观的名声。他是在 2011 年第一次见到卡兰尼克的,当时他正暂时离开科技行业,来到白宫担任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的特别助理。卡兰尼克试图招募迈克尔加入自己的初创公司,但当时 Uber 看起来就像一家汽车租赁公司,而不是什么全球性的交通巨头。对于 Uber 能否做大这件事,迈克尔持怀疑态度。

但迈克尔仍然跟卡兰尼克保持着友好关系,等到他在 2013 年秋天加入 Uber 时,他已经认识到,Uber 的未来要比他预想的更加光明。虽然 Uber Black 的服务价格要比传统黄色出租车高出 1.5 倍,但平均算来,UberX 的价格要低 25%,这项服务正开始主宰新兴的共享乘车战争。

Lyft 和 Sidecar 是共享乘车的鼻祖,但等到 Uber 开始大规模推出这项服务时——首先是 2013 年在美国,然后是 2014 年在欧洲——这两家竞争对手公司开始扮演起追赶者的角色。Uber 的优势包括:品牌更加知名,资金更加充裕,高端产品线更丰富——比如 Uber Black 和 Uber SUV,这些业务赚取的利润可以用来补贴 UberX,以及提供财务激励来吸引新的司机。

得益于 UberX 的贡献——该服务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在旧金山、洛杉矶、华盛顿特区和波士顿等地普及开来——Uber 的月增长率达到了 20%。在那年秋天,Uber 迁出位于霍华德街的狭小办公室,搬到几个街区外位于米慎街 706 号 9 楼的宽敞办公空间,那栋楼就坐落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拐角处。卡兰尼克的办公桌对面坐着埃米尔·迈克尔,他们常常越过电脑屏幕互瞄,一起对公司新的增长数据发出惊叹。

“我们会经历这样的时刻,相互询问,‘你看到这个了吗?’”迈克尔说,“它在不停的增长。”

美国的一些城市,比如奥斯汀、拉斯维加斯、丹佛和迈阿密,对不受监管的共享乘车进行了抵制。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在 Uber 进入新奥尔良之前,其市政府就向该公司寄来了勒令停止信。但是,卡兰尼克仍然拥有一份可靠的“剧本”以及被称为“特拉维斯法则”的政治定理:如果一项服务大幅优于传统选项,那些需要对选民负责的政治家将受压为其放行。

2013 年 10 月,Uber 400 名员工中的大部分人乘飞机来到迈阿密,进行又一次“工作假期”(workation),他们住在南海滩豪华酒店海岸俱乐部的客房里。当这些员工没有在酒店泳池(池水上投影着 Uber 的巨大 U 型标志)周围参加宴会或派对时,他们就会到沙滩上散发 Uber 明信片,以及在电线杆上张贴宣传 Uber 的海报。为了招徕民众支持共享乘车在南佛罗里达州实现合法化,Uber 特意设立了一家网站和一个 Instagram 账号,并在 Twitter 上发起了#MiamiNeedsUber(迈阿密需要 Uber)话题讨论。

对 Uber 来说,迈阿密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市场。这里的法律规定,私人豪车和轿车租赁服务在载客之前需要等待 1 个小时,而且每次收取的费用不得少于 70 美元。这条法令背后的支持者是当地的出租车服务商,其目的是帮助他们抵御来自豪车和市内轿车的竞争。然而,面对着共享乘车的巨大市场需求,出租车毫无抵抗之力。在 Uber 员工造访迈阿密的数月之后,Lyft 和 Uber 相继在迈阿密-戴德县开放运营。虽然从技术上来说这两家公司的服务仍然是非法的,但地方法院只是偶尔向他们的司机开出罚单,而警方也没有取缔任何一家公司的服务。到 2015 年时,当地议会已经着手准备修改法律。

“需求太大了。”迈阿密市长卡洛斯·希门尼斯(Carlos Gimenez)在接受《迈阿密先驱报》(Miami Herald)采访时如是说,“我不打算把 Uber 和 Lyft 拉回 20 世纪,我认为出租车行业应该迈入 21 世纪。”

Uber 步入了青春期,公司不断在政治斗争中获得胜利,规模越来越大,管理层也增加了人手。就在埃米尔·迈克尔加入该公司的数月之前,卡兰尼克还为 Uber 招募了新的首席技术官:范顺(Thuan Pham,音译)。

范顺逃离越南时还是个孩子,他在印尼的一个难民营呆了 10 个月。后来,他考上了麻省理工学院,之后成为一名事业有成的技术领军人物,先后在在线广告公司 DoubleClick 和云计算公司 VMware 任职。加盟 Uber 担任高管让范顺经历了一场艰苦的面试,其中包括跟卡兰尼克总计 30 小时的一对一会谈。范顺对 Uber 的技术团队进行重组,加快了招聘工程师的速度。在他的领导下,Uber 重新调整了调度算法和数据库存储系统,以此适应公司业务每 6 个月就翻一番且毫无放缓迹象的快速增长。

范顺对 Uber 的影响在新年前夜显现出来,该公司的系统曾连续三年因为这一夜的用车高峰而陷入瘫痪。“顺,如果我们发生系统崩溃,我肯定会爆血管,而杀死我的凶手就是你。”在当天早些时候,卡兰尼克这样对他说。但有史以来第一次,Uber 的系统平安地度过了新年前夜。几天后,卡兰尼克举办晚宴为范顺和他的团队庆功,并罕见地给出了赞美。“你们做得非常棒。”Uber 的首席执行官开口道,一如卡兰尼克的风格,伴随赞美而来的还有一个新的挑战,“从现在起,任何你们能够预见的问题,我希望你们能够应付。”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卡兰尼克把两个想法付诸实践,它们进一步推动了 UberX 的增长。第一,帮助 Uber 司机拿到购置新车的贷款,这个想法来源于曾在高盛担任大宗商品交易员的安德鲁·查宾(Andrew Chapin),他当时在 Uber 的纽约办事处担任司机运营经理。查宾注意到,很多潜在 Uber 司机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没有自己的汽车,因为他们是信用不良或没有信用记录的移民。

查宾认为,Uber 可以帮助司机申请到购置汽车的贷款,然后从司机的收入抽成作为酬劳。这套方案能够让公司持续受益,不仅让更多 Uber 汽车上路,还确保了司机是为 Uber 开车,而不是竞争对手或是从事快递等其他服务。“需求就在那里,但如果我们不帮助合作伙伴和司机让更多的汽车上路,那么它就毫无意义,我们就无法增长。”卡兰尼克在那一年说道。

Uber 高管拜访了全美范围内的汽车公司和汽车贷款机构,旨在为该方案争取支持。他们得到的最初反应是怀疑,“那些汽车公司说,‘Yoober?你们是谁啊?你们不是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吗?’”埃米尔·迈克尔回忆道。卡兰尼克、迈克尔和 Uber 投资者比尔·格利(Bill Gurley)曾一道造访福特汽车公司位于底特律的办公室,那栋建筑通常被称为“玻璃大厦”。他们见到了该公司的执行董事长小威廉·克莱·福特(William Clay Ford Jr.),后者同样不置可否。卡兰尼克跟亨利·福特(Henry Ford)的这位曾孙合了影,并在大厅参观了福特公司的历史展览——格利回忆说,卡兰尼克在阅读这家汽车制造商的传奇故事时入了迷。

最终,那些大型汽车制造商(包括通用汽车、丰田、福特)以及汽车经销商和汽车信贷机构签约加入了该方案。后来,Uber 开始在内部提供贷款服务,并成立了子公司 Xchange 专门负责运营。这套方案被批是在提供条款苛刻的次级贷款,而且司机逾期偿付就会被收回汽车。迈克尔则称,该方案对那些信用有问题但别无选择的司机起到了帮助作用。“我们是在帮助那些已经因借贷而受困的人,并向他们提供更好的选择。”他说,“利率当然很高,但至少他们拥有了机会。”

在司机贷款方案帮助刺激 Uber 汽车供应的同时,该公司的第二项举措助推了市场需求的增长,但它同样充满了争议性。2014 年年初,为了在一年一度的冬季淡季(因为那时候人们晚上很少出门)推动业务增长,卡兰尼克在包括亚特兰大、巴尔的摩、芝加哥和西雅图在内的一些美国城市,将 UberX 的服务价格下调了 30%。此举背后的想法是,如果价格下调了,乘客将更多地弃用出租车、公交和地铁,转向 UberX。有了更多的乘客之后,司机的空载率就会减少,从而通过更多的载客次数弥补价格下调的损失。

虽然这套计划是有道理的,但随后的价格下调在司机中间引起了不安。最终,Uber 不得不在那些降价方案未能刺激更高需求的城市回调了价格。但此举加速了 UberX 的增长,或许同样重要的是,它迫使资金没那么充裕的 Lyft 也打起了价格战。Uber 发现了那些创业导师喜欢挂在嘴边的良性循环,找到了自己业务各个组成部分之间的联系。更低的价格带来了更多的乘客和更频繁的使用,这带来了更多的汽车供应和更繁忙的司机,而这将允许 Uber 进一步下调价格,向竞争对手施加更大的压力。

即便 Uber 最狂热的支持者也未能领会其业务的真正潜力。Uber 不仅仅是让乘客弃用那些涂成黄色的出租车,它还在帮助壮大整个付费交通市场。

“我早知道 Uber 会做大,但我不知道它会变得如此怪。”风险投资家比尔·格利说,“当我们开始测试较低的服务价格时,我们真正迎来了‘哦,我的上帝’时刻,服务价格的弹性令人印象深刻。”业务的加速增长让卡兰尼克本人也感到惊讶,“我未能预知 Uber 机遇的规模,我也未能预知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和风险投资界如何愿意踏足前所未至的领域,只为成为那个机遇的一份子。”他如是说。

现在看来,也许除了它自己以外,Uber 已经无可阻挡。

Android Wear 2.0 初体验

 


Google 今天正式推出了 Android Wear 2.0,这是 Google 可穿戴设备操作系统自 2014 年发布以来的最大升级。

Android Wear 2.0 在去年 5 月份 Google I/O 开发者大会上初次亮相,隔了将近一年才翩然降临,让 Android Wear 的忠实粉丝等了太久太久,毕竟新系统给人感觉并不是颠覆级的跨跃。

对此,Android Wear 项目主管戴维·辛格尔顿(David Singleton)告诉我:“在这项工作启动以后,我们计划打造一个合作伙伴生态系统,而不仅仅是做一个通用型解决方案。这就带来了挑战,因为一个生态系统就要求打造不同形式和不同尺寸的多元化产品。我们强烈感觉到,为了创造这个生态,我们现在不仅要携手传统的合作伙伴,而且还要与非传统合作伙伴共进退。”

尽管智能手表市场的整体前景并不一定让人感到乐观,但辛格尔顿表示搭载 Android Wear 的智能手表激活量同比增长了两位数。Google 的数据显示,Android Wear 智能手表激活量在圣诞购物季增长了 70%。

今天 Android Wear 2.0 是伴随 LG 的两款旗舰智能手表新品一起发布的:一款是屏幕更大、功能更丰富的 LG Watch Sport,另一款是屏幕更小、设计简约的 LG Watch Style。在未来几周或几个月,现有的一些 Android Wear 智能手表也会陆续升级到 2.0 版本。

推出时间比预期晚了几个月,甚至让 Google 的合作伙伴错过了至关重要的圣诞购物季,但今天亮相的最终版本并没有提供除过去年 5 月发布会所说之外的新功能和新特性,好在之前承诺的手表独立应用、Android Pay、新表盘以及 Google Assistant 都没有缺席。

正如辛格尔顿所强调的,为了圆满完成这项工作,Android Wear 团队已不断地从使用旧版本的用户身上听取反馈意见,同时专注于让所有功能变得更易于操作。

在之前的版本中,用户必须长按表盘才能替换表盘样式。如今,你只要在屏幕上向左滑或向右滑,就可以快速更换表盘,这个改进让辛格尔顿的团队极为兴奋。但说实话我并不像辛格尔顿他们那么激动,只是觉得确实方便了一些。

让我激动的是表盘的另外一项改进,也就是对第三方应用数据的支持。现在你可以在一块表盘上同时查看电池续航时间、来自 Google Fit 的运动数据、来自 Lifesum 的喝水数据以及基于 Weather.com 应用数据显示的室外温度。至于开发者想要以何种方式显示这种信息,则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LG 智能手表新品则提供了两种不同的选择。

wear-notification

screen-4 把这些放到一边,你拿到一款 Android Wear 2.0 手表的第一印象一定是设计——无论是整体外观,还是用户体验都有了全面的升级。Android Wear 2.0 的设计更接近于 Material Design 的设计原则,尽管 Android Wear 1.0 用户并不会对最新版本感到陌生。Android Wear 2.0 更加强调卡片,这意味着,每个通知都可以全屏显示预览内容,你可以通过智能手表的表冠来滚动浏览这些通知(当然,前提是你的智能手表上有表冠,否则只能通过触摸屏来滚动浏览)。

Android Wear 2.0 的另一个重大功能是支持独立应用,这样就不需要和手机配对才能使用了。开发者可以打造纯粹针对于 Android Wear 2.0 智能手表的应用,然后在 Google Play 商店中发布。不过,这个功能只是看上去很美,除非你就是想用带 LTE 支持的智能手表代替手机。总之,你现在可以智能手表上面直接运行 Hangout 或 Google Music,但是这些功能除了给跑步爱好者带来方便之外,并没有什么用处。毕竟智能手表最重要的用途仍然是处理推送通知,其他所有功能往往给人一种可有可无的感觉。

目前,Android Wear 独立应用数量并不多,其中大部分都没法让人兴奋起来。Google 承诺 Android Wear 2.0 正式发布时内置的独立应用包括 Foursquare、Robin Hood、Runkeeper、Runtastic、Strava、Todoist、Nest 和 Uber。辛格尔顿的团队特别提到了 Google 自家的 Fit 应用,除了交互式指导体验,该应用现在可以支持更多的运动项目。

老实说,Android Wear 2.0 让这些应用的使用变得更轻松了。如今,你只需长按智能手表的转盘就可以激活应用。此外,你还可以利用转盘滚动浏览这些应用。不过,我原本凭直觉以为,只要再次按一下转盘就可以激活应用,但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又重新回到了主屏幕。

对转盘和按钮的额外支持恰恰说明,Google 已经充分意识到智能手表上面应该有某种实体按钮。作为第一批搭载 Android Wear 1.0 的设备,LG Watch 上面却连一个实体按钮也没有。新款 LG Watch Sport 有两个实体按钮和一个表冠。在 Android Wear 2.0 中,你可以为这些按钮设置不同的功能,这的确让智能手表的使用变得更轻松,但要说它是革命性的突破,那确实算不上。

screen-2Android Wear 2.0 现在还支持键盘。考虑到智能手表屏幕都非常小,这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很疯狂的想法,但有 Google 的输入预测技术加持,两者之间可谓是天作之合。如果是输入长句子,你可能并不想使用键盘,因为在挑选具体英文字母时需要使劲按,不过如果你身处语音输入不方便的环境,键盘就成了一个更好的选择了。

screen-3Android Wear 2.0 还变得更智能,如今支持 Google Assistant 和智能回复。Google Assistant 在智能手表上的功能与在其他任何设备上的功能一样出色,包括 Google Home 或 Pixel 手机,但亮点也就止于此,毕竟 Android Wear 1.0 上的 Google Now 已经相当好用了。当然,如果可以用键盘输入问题,以便在需要保持安静的房间中使用 Google Assistant,会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辛格尔顿指出,这是团队正在考虑的事情。

智能回复(Smart Reply)可能确实是 Android Wear 2.0 上面一项更令人激动的功能。它会根据你的对话,然后基于自己的理解作出回答。在智能回复最早亮相的 Inbox 中,我从未发现这项功能有这么好用,但当用户不断处于活动中的时候,它确实让信息回复变得更轻松。辛格尔顿告诉我,智能回复的算法在 Android Wear 智能手表上面确实很好用。

只是增量更新

看看这些功能,你可能觉得这并不像是一次重大升级,而只是对 Android Wear 1.0 现有功能的一系列增量更新。我们在测试 LG 新款智能手表过程中,还遇到了相当多的 bug。例如,在第一次对 LG Watch Style 进行设置时,我们就在指导模式上卡了壳,连一个推送通知都没收到,直到我们重新设置以后,才解决了这个问题。Google 在上周末紧急发布的补丁,修复了其中谈到的大部分问题,所以我觉得最终版本不会再遭遇此类问题。

两款 LG Watch 智能手表新品本身就很有意思,它们展示了 Android Wear 2.0 的新特性。尤其是 LG Watch Sport,给人感觉 Google 和 LG 想要借此展示 Android Wear 2.0 的每一个潜在特性,但它并不一定会成为体验最佳的智能手表。另一方面,屏幕更小、价格更便宜的 LG Watch Style 则展现了一种更为内敛的设计方法。

Android Wear 智能手表市场需要一场革命,给当前有些萎靡的生态系统注入新的活力。Android Wear 2.0 给人感觉并不是一个革命性的操作系统。但是,它确实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升级,解决了 Android Wear 本身所存在的许多问题。这次升级还让 Android Wear 与竞争对手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比如苹果的 watchOS 和三星的 Tizen。针对支持 LTE 的智能手表,Android Wear 2.0 还引入了一些新的功能,但我仍然觉得这依旧是一个小众的产品类别。不过,Android Wear 2.0 究竟能走多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 Google 的硬件合作伙伴。

lg_watch_alarm